1.  
           

          行情低迷、成本高企不鏽鋼角鋼行業面臨轉型危機

          瀏覽次數:1873 次 發佈日期:2012-08-13 20:51:48 信息來源:战神GPK777 |http://www.bestwebmaker.com
           
          分享到:
           

          行情低迷、成本高企不鏽鋼角鋼行業面臨轉型危機

          儘管早在3個月前就安排了資產轉移,負債逃跑的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民營鋼企老闆陳志強仍然沒有逃脫被抓的下場,8月6日,陳志強在菲律賓機場被抓。8月9日,豐潤區歡喜莊鄉派出所所長向中國證券報記者證實了該消息。

          3個月前轉移資產

          8月9日,唐山豐潤區歡喜莊工業園保強鋼鐵有限公司廠區寂寥無人、空空如野,看門人在鐵柵欄電動門後打着瞌睡。而前兩天,保強老闆陳志強欠債逃跑的消息一傳開,聞訊趕來的當地債權人將廠區內值錢的財物搬搶一空。

          “派出所已經接管這裏了,要債的去找派出所吧。”看門大爺說。他說,廠內只有幾名派出所民警維持現場安全。“前兩天,要債的人都來廠裏搬東西了,現在裏面已經沒有剩下什麼東西了。”空曠的廠區內,一輛小貨車載着十多個鋼製燃氣瓶,車主正在民警的監督下登記。“就剩下這些了!”

          唐山市豐潤區歡喜莊工業園與天津交界,一條窄窄的鄉間馬路兩旁設立了數家小型鋼鐵企業。保強鋼鐵2004年2月18日由陳志強創立,註冊資金500萬元,法人代表爲陳志強。隨後,陳志強在唐山、新疆等地設立了5家鋼鐵企業,其中包括新疆烏蘇照東鑄造有限公司和新疆冀豐集團有限公司。而此次資金鍊斷裂是因爲新疆公司的生產經營先出現問題,“新疆那邊出事了,前兩天才傳到我們這兒的。”歡喜莊村當地村民說。

          當地鄉政府工作人員也證實了這一說法,“人(陳志強)是歡喜莊人,但事是在新疆出的。”據歡喜莊派出所所長透露,因爲涉及金額巨大,案件已經移交唐山市公安局了,歡喜莊派出所目前的工作是維持現場。他證實,陳志強已經被抓。在唐山市豐潤區經偵大隊,專門負責接待保強鋼鐵案件報案人的工作人員表示,陳志強案件涉及金額已經超過數億元,由唐山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立案偵查。該人士透露,目前報案人所報金額大多在300、500萬元。

          對於衆多債權人而言,陳志強被抓是好消息,但是,他們也將面臨一個事實,陳的資產可能已所剩無幾。工商資料顯示,陳志強在“跑路”之前已經開始着手進行資產轉移。在3個月之前,也就是5月2日,陳志強已經將保強鋼鐵股權轉讓給了王春利。

          那麼,到底是資金緊張將企業轉手獲得資金,還是已經知悉資金鍊斷裂,最大限度地採取措施保全資產?公開信息無法獲知陳志強此次轉讓的目的,但是從保強鋼鐵廠遭債權人搬空來看,很有可能是後者。因爲如果是前者,保強鋼鐵現在的所有人王春利應該站出來阻止債權人的行爲,而王春利並沒有這麼做。

          而保強鋼鐵的財務數據也指向資產轉移或者流失。2011年初,保強鋼鐵公司的流動資產爲4756萬元,但到了年底,公司的流動資產餘額只有1559.61萬元。

          高利貸危險遊戲遇行業低迷

          據悉,陳志強涉及數億元的民間借貸,幾乎都來自豐潤地區。據當地村民介紹,歡喜莊附近有個李姓集資人,給保強鋼鐵集資了2-3億元。這些錢是“以一定的利息從親戚朋友那裏借的,然後以更高的利息借給保強鋼鐵。”

          而這並非個案,唐山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不鏽鋼角鋼行業人士表示,在唐山豐潤、豐南地區,民營鋼企從民間募集資金是普遍現象,在豐潤區,這種民間借貸現象尤爲突出,“豐潤區的鋼企幾乎都是中小企業,難以從銀行獲得資金,民間借貸成了融資主要渠道。”唐山豐潤區是小型民營企業聚集地,中國證券報記者發現,在豐潤至天津的一級公路兩旁,佈滿了小至家庭作坊,大到收入數十億元的鋼鐵企業,能看到的廣告牌幾乎都是鋼鐵公司的。該人士還透露,這種借貸的月息一般在2分5釐,3、4分的月息也常見,高的甚至達到5、6分。這就意味着,借貸方一年需要返還本金的30%至60%。

          以陳志強爲例,在創立保強鋼鐵之後,2007、2008年間,陳志強看到鋼材生意在新疆等地火熱,甚至出現從唐山這邊拉過去還有錢賺的局面,遂決定到新疆開設鋼鐵廠。短短的4、5年間,陳志強就在新疆開辦了5家鋼廠。這對資金的需求非常大。在此期間,正是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期,我國採取了緊縮的宏觀調控措施,銀行對信貸收緊。鋼鐵、房地產行業的信貸變得異常困難,致使這些行業轉而從信託渠道獲取資金。

          而工商年檢信息披露,保強鋼鐵2011年銷售收入爲1.22億元,利潤總額爲218.74萬元。截至2011年末,保強鋼鐵的總資產爲1912.55萬元,股東權益爲459.43萬元。顯然,依據保強鋼鐵的盈利能力,無法支持快速擴張,陳志強需要從其他渠道獲取資金。而現在看來,民間借貸成爲陳志強主要的資金來源。據悉,陳志強在當地的借款月息爲2分。

          不鏽鋼角鋼行業快速發展時期,30、40%的年息也許可以承受。但在市場低迷的情況下,企業虧損,高利貸必然難以爲繼。快速擴張導致資金鍊斷裂是唐山鋼鐵行業人士對陳志強“跑路”的一致判斷。上述人士認爲,去年10月份以來,趕上鋼鐵行業持續低迷,鋼企普遍出現微利甚至虧損。資金壓力大、行業銷售低迷,是陳志強資金鍊斷裂的主要原因。唐山鋼鐵網董事長晏希會也認爲,快速擴張導致陳志強的資金鍊斷裂。

          保強鋼鐵老闆跑路的消息已經產生連鎖反應,同樣存在民間借貸的周邊鋼廠還款壓力突然增大。“事發之後,其他一些廠出現了村民排隊要求退款的現象,”有鋼廠人員介紹,“保強附近的鑫長達鋼鐵受衝擊最大,短短幾天內,已經有幾千萬資金退資離開。”中國證券報記者還獲悉,當地銀行已經開始重新評估對鋼鐵企業的貸款風險,鋼企獲得資金的難度或因此增加。

          事實上,鋼鐵行業是資本密集型行業,2011年年報顯示,很多鋼鐵企業的資產負債率都高達70%左右。鋼鐵企業每年的財務費用高過很多公司的淨利潤,有的公司財務費用甚至是淨利潤的數倍。因此,鋼鐵行業也被笑稱爲銀行的打工仔。以河北鋼鐵爲例,公司2011年度實現淨利潤13.83億元,但公司的財務費用高達24.78億元。從已經披露中報的多家鋼鐵公司的情況來看,鋼企的資產負債率在繼續上升。如果無法獲得銀行資金的持續支持,鋼鐵企業未來將面臨更艱苦的局面。

          規模效應成陷阱

          一位不願意具名的唐山豐南區鋼鐵企業人士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整個鋼鐵行業都不景氣,幾乎全行業都處在虧損境地。在唐山,不論是國有鋼鐵企業還是民營鋼鐵企業的日子都不好過。

          這種境況在豐潤區似乎尤爲嚴重。8月9日,唐山豐潤區宇德鋼鐵工作人員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工廠剛開工2天,因爲市場不好前段時間工廠停產了不少日子。“老闆最近剛從外地(北京)又貸到款了,所以開工了。”資料顯示,位處豐潤區白官屯鎮工業區的宇德鋼鐵有限公司成立於1992年。目前公司帶鋼年產能爲100萬噸,高頻焊管日產量達到1000噸。另一家焊管企業的楊經理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公司焊管去年的產量達到400噸,目前只有不到100噸。“每噸的利潤在60元左右,幾乎是無利了。”目前焊管的市場價格在3700元/噸。

          在豐潤至天津的一級公路兩旁不少是宇德這樣的中小型民營鋼鐵企業。有不少已經關門停產。在一家焊管企業內,負責人告訴記者,公司已經關門很久了。

          鋼鐵生產企業的不景氣,也帶動了服務企業的蕭條。一家中頻電爐維修企業的負責人就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今年鋼廠生產情況明顯不如往常。

          業內人士指出,目前大中型企業開始停產檢修來控制產能,從而達到制止鋼價下滑的趨勢。根據統計數據,4月份,唐山地區高爐檢修數量爲5座,而6月份,高爐檢修數量上升至7座。而中小企業在行業虧損情況,選擇停產就成了必然趨勢。

          既然前景不看好,爲何鋼企爲何不響應政策,及早轉型,避免倒閉的命運呢?對此,網資訊總監徐向春認爲,鋼鐵企業固定資產投入巨大,如果退出,前期投入的鉅額資金就意味着打水漂了,“資產減值太大。”即使行業不景氣,也只能熬着了。而一般共識是,不鏽鋼角鋼行業具有規模效應,規模越大抗風險能力越強,因此前幾年很多企業應對風險的策略不僅不是轉型,反而是擴大產能,結果導致今天我國鋼鐵產能嚴重過剩的局面。

          http://www.bestwebmaker.com/